公司新闻

(之二)老外产品经理观察到的中国互联网趣事
发布时间:2016-04-18

      支付宝克隆微信

      在中国,移动支付的两个主要竞争“钱包”是:支付宝与微信支付。

      支付宝,紧紧围绕着金融与商业功能来打造,是当你在便利店购物或向帮你刷墙的工人支付工钱时最直接调用的应用。但是在给你朋友付钱、或发节假日红包的社交场景下,微信支付显然是首选。在此情形下,其他玩家很难有机会了。

      去年,两家都在试图从对方那里争夺用户以提高自己的市场份额。微信在主界面上增加了快捷的扫码支付,这样用户不必添加对方为好友也能收钱付钱。

      而支付宝的举动,更有野心。他们拷贝了微信在聊天上的许多功能,加了一个新的“朋友”标签。这还不是说他们从微信那儿获取灵感并让自己的产品变得更有社交性这么简单,他们是真的在“拷贝”。两者的相似可谓出奇,许多页面简直就是像素级雷同。其意在让人们用钱包应用去跟他们朋友聊天,生怕他们用聊天软件去完成网上支付。

      有趣的是,在整个拷贝行动中,还包括把微信的朋友圈给拷贝过去称其为“生活圈”。除了你朋友贴出的东西,你还可以看到不间断的、满屏的、来自附近的人的小视频,令人奇怪的显眼。我第一次打开它时,看到周围公司的办公室里正在发生的一切觉得倒是有意思。但后来兴趣就减弱了,也没人再往上传什么东西。


      每一家都在开始卖理财产品

      为了理财产品市场——理财通的再次发布,腾讯做了很多广告。在微信钱包页面上,理财通排在最上面一行,甚至高于“电影票”与“打车”。

      某个周末,铺天盖地的广告甚至让我无可逃避。我在每段在线视频的片头、以及钻进的每辆出租车的车载屏幕上都能看到理财通的广告。生怕这些信息不够深入人心,周末的广告轰炸后,一些女孩居然在周一居然跑到我办公室前面来给我们演示如何用“理财通”来买理财产品。

      事实上,很多应用都通过他们的“钱包”提供一键买理财产品的功能,就像在支付宝或任何银行的官方应用上。比如小米,就在它出厂的每台手机上预装了“小米金融”应用。很多应用从首页到买一支收益率4%的基金(不久前还是8%),仅需有限的几步。这些产品的广告随处可见,它们总是闪亮亮的、卡通化的,远不是那些在《华尔街日报》上死板又看上去可信的基金广告所表现那样。


      机器人

      2015年,微软中国推出了一个人工智能聊天人物“小冰”,还挺受欢迎。用户可以通过网站、独立应用、微信、Cortana以及小米很少被用到的聊天应用“米聊”去跟小冰联系。尽管扔一些烦人的问题给她并看她如何作答,是一件有意思的事。一些人甚至向她倾吐心事。某种意义上,小冰就是Siri、ELIZA(最早的聊天机器人)、Cleverbot(智能机器人)共同生育的爱女。

    blob.png

      一些应用配置了自己研发的机器人。百度应用有“度秘”,是一个性别模糊的机器人,可能是《瓦力》里Eva的表亲。度秘也有自己的独立应用,它可以回答自然语言搜索询问,帮你找附近的好玩好吃的,还有就是讲笑话。通过文本到语音的切换,它可以非常响亮地回答问题。每次你打开它,它都会向你致以问候,而不只是等着你问问题。尽管你可以像正常聊天那样在手机上输入或语音,但在聊天界面的底部还是有一栏,展示各种功能以及各种可能的回应与补充。

    淘宝里则有“阿里小蜜”,其形象是一个卡通化的蜜蜂。用户可以在手机主界面上装一个快捷键直达“阿里小蜜”。它可以回答关于你订单的物流问题、预订旅行,以及帮你在淘宝上寻找商品。但它不能讲笑话。

      尽管机器人很时尚,但我不确信真正的用户愿意与这些应用进行如此这般的互动。


      麻烦的iOS商店

      2015年,一款叫做“Xcode Ghost”的恶意软件感染了许多中国流行应用,并躲过了苹果的审查。Xcode Ghost,是一种针对苹果应用开发工具Xcode的病毒,它一开始主要是通过非官方下载的 Xcode 传播(比如百度云盘),通过 CoreService 库文件进行感染。当应用开发者使用带毒的Xcode工作时,编译出的App 都将被注入病毒代码,从而产生众多带毒APP。

      之所以程序员不去苹果官方渠道Mac App Store下载Xcode,是因为Mac App Store 总是很难打开,真的是非常慢。尽管苹果回应称将把“Xcode的下载放到本地的服务器上”,但是似乎见效并不明显。

      出于一些原因,App Store在中国的体验同样很渣。尤其是它各种慢,不管你是登陆美国商店还是中国商店。你按了“搜索”按钮后,它居然需要差不多五秒钟才会显示结果,搞得好像它跟网络脱节一样。中国用户经常通过二维码扫描安装第三方应用,并没有受到App Store或操作系统层次的支持。

      我曾在博客里写过,中国开发者想尽办法绕开苹果的应用商店里,要么在他们的应用里做各种交叉推广,要么在他们自己的独立iOS应用商店里用OTA认证方式允许安装没被审查过的第三方应用。

      在最近iOS的升级中,苹果增加了用户授权这些第三方应用的操作复杂度。但是因为苹果官方应用商店实在太差了,各种绕避手段继续存在。我看见很多指向应用的链接,指导用户怎么不通过官方商店安装应用。

      事实上,某天我在街上逛时,一个人就塞给我传单,告诉我怎么进入“设置”、然后信任证书,然后我就能玩钓鱼游戏并用赢得不菲的奖金。


      微信最终打败了QQ

      在腾讯上一季的财报里,微信的月活用户达到6.5亿(最新数字是6.97亿),超过了QQ 6.39亿的月活。月活不总是一个最有用的指标,但是这个拐点比很多人预料的要来得早。

      尽管微信是媒体青睐的对象,但它真的是受到了QQ强有力的狙击。当它一开始作为移动短信应用诞生时,它站在了强硬的、仍然对桌面为中心的QQ的完全对立面。QQ团队很快双倍努力,并且成功地对其移动产品做出几次全新设计,以强化其在移动设备的地位。

      这股争斗之所以值得记上一笔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你通常知晓的:更年轻的用户无疑会喜欢更新一些的产品。另一点是,同一家公司能通过创造出两个同一品类并广泛使用的竞品从而成功地颠覆自己,这个也是真的不寻常。


      移动互联网的外围

      就像我同事提到的,仍然有数以亿计的手机用户没有用上微信。他们中大部分是更年轻的用户,还有就是偏远地区的人。同样,这些人可能还压根没用上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这个13亿人口数量的国家,目前只有6.49亿互联网用户,而且地区间的分布差异很大。

      我最近跟随一个团队去严寒东北的一个三级城市调查两个应用的情况。我们在那做了一些焦点调查,看看当地人使用手机的习惯,四处转转,也饱食了很多饺子。据当地人说,他们都是把手机带来镇里的应用商店里,店里有人专门帮他们安装下载购买应用。去这些地方调查对我们来说是很有趣的事,这些地方也不是真的有多偏远,但是跟我们平时在家在一线城市的情况仍大为不同。


      移动互联网的神奇未来

      回想当初我一开始离开旧金山搬到中国来时的情形,我的视角如今已发生改变。我曾经担心湾区是我惟一能愉快或体面工作的地方。如今,除了我仍然强烈地怀念玉米煎饼,上述担心已不再存在。是的,硅谷在某些事情上仍然无敌,直到今天,中国仍不能做出一个操作系统、写出一个框架、创造一种程序语言,或者为其他产业创建一种标准。

      但是,看上去硅谷的大部分公司也不能。正如一些人所指责的那样,大量的资金投向创业者以炮制相似消费型应用,这是赚钱的买卖。

      当我第一次离开硅谷,观察中国的移动应用设计并撰写上一篇博客时,我觉得相当有趣,“哈,一些应用怎么这么奇怪。”看到科技如何在此独立发展并服务于本地需求,相当有意思。

      而这事正在变得更加神奇。尽管我们还是将中国与印度以及非洲大部分地方同等以待,但事实上,后者仍然落后,而中国正在变得非常有意思。全球互联网渗透水平仍然很低。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上网后,他们使用的应用与操作系统或许跟我们现在使用的这一套呈现更大的差异性。他们会寻求科技的手段解决跟我们所面临的一样的问题,但是,其解决方案的假设与前提会跟我们大不相同。

      我渴望看到未来所会发生的一切。


TOP

  • xbgkw@126.com
  • 地址:西安市丈八北路491号2-305
  • SERVICE ONLINE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版权所有:陕西博通网络信息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陕ICP备10010438号-4
  • 互联网建设专家|botongweb.com